补给站

龍與藍玫瑰:火焰城堡

無憂國:

這話是草薙哥回憶錄。宗像沒出場。以上。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http://kyo696.lofter.com/post/ba9d5_d46c08

空中散步 http://kyo696.lofter.com/post/ba9d5_d6e159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


確實,就像十束說的:草薙是個好騎士。比任何一個加冕過的國王都更懂得管理一座城池。聰明,得體,不傲慢的那種古老的優雅,總能夠喚起龍對那些逝去的時光的集體回憶。沒有人知道他究竟活了多久。據說在他們的現任領主還沒破殼的時候,他就已經是個光彩照人的優雅男子了。然而這個說法遭到了當事人大方的否定。外貌停留在一個最好年華的男人謙遜地笑著說:哪裡,遇到尊的時候我也不過十五歲,在家族權力的爭端中頻受牽連,偌大城堡裡唯一能夠依靠的是自學的一點點防衛魔法,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躲過那些毒殺、暗箭和無端端的誣陷,艱難極了。

但他又說,有一件事是對的,那就是:他是第一個目睹王破殼而出的人。


“家族裡野心勃勃的老傢伙們賄賂魔族,從火焰森林深處的巢裡竊取了珍貴的龍蛋,而我又設法從他們手裡把它偷走了。”


草薙一邊整理用異族文字寫成的古籍,一邊用一種描述平凡往事般的語調慢慢敘述:


“那些傢伙雖然有不錯的膽量和十足的野心,但對龍可以說是完全沒有研究,還以為能像馴化野獸一樣馴化龍,進而掌握龍的生命和力量。”


他對著已經看不出顏色的封面吹了口氣,厚重的灰塵像是雪花一樣洋洋灑灑地飄落下來。


“龍的紋章……”


他小心地打開,翻到其中一頁,而後指著一張因為年代久遠而墨水泛開、模糊不清的插圖輕笑起來:


“看,這是我十五歲時候憑藉瞬間的記憶繪製的手稿……真粗糙,是吧?但我敢說我是第一個親眼見到這東西的人類。我是說,龍的紋章。它是那麼的美麗耀眼,幾乎看一眼就能把雙眼灼傷。”


說這話的時候,他無疑是沉浸在某種溫暖的、懷念的情緒之中;他的眼簾低垂、輕輕皺眉,嘴角勾起柔情的微笑,好像在回憶一個不屑留下隻言片語的美夢,又好像在思念著一個不懂牽掛的孩子。


“……我真不知道那樣做究竟是魯莽還是勇敢。但我可以確定的一點是,我不能讓龍落入那些人手裡。”


“至於永生和力量……說真的,那時的我,並不知道那個契約的真正含義。我只是想幫助他。也是想要幫助自己。我想和他一起活下去。”


“在明白‘與龍共生’的真正意味之前,我已經把手伸向了他。”


“那時候,我的面前……只看得到望不盡的熊熊烈焰。我不知道那後面,還藏著甚麼……”


“當我終於明白的時候,我所出生和成長的世界,早已經輪轉了千百年,再也沒有任何人能聽見我的聲音。剩下來的,就只有這座城堡。”


“雖然經過了必要的、很大程度上的擴建和改造——大部份依靠魔法,你明白的。龍不喜歡體力活。他們的手工也是一團糟,更不能指望他們給你建造點兒甚麼。我只好從地精那兒購買了一大堆建築學的實例典籍——我知道你在想甚麼,不過你最好把人類那套審美儘快忘掉,這是為你好。喏,看久了以後,你會覺得這種混合風格還是有可愛之處的。”


“想去孵化室看看嗎?距離上一顆蛋孵出來只過去了三百來年,說不定魔法陣裡還殘留著蛋殼的餘溫呢——摸一下會交好運的哦。……哈哈,你那是甚麼表情,我是說真的啊。小八田也是從那裡出來的喲,不想看看他的小蛋殼嗎?我保證是以尊為起點的龍蛋歷史上最袖珍的一顆……噢,好了、好了,我知道了,別惱羞成怒,小八田。這窗簾還是新的,在尊和我都看厭以前先別把它們燒了。”


“(嘿,我可以悄悄給你一小塊。我是說——這個小傢伙的。你可以在殼內側寫上你倆的名字放在枕頭底下,保管晚上……)”


“咳,十束,我聽見了。別教些無聊的事。”


“哈哈哈。……誒呀,這孩子好像相信了呢,真可愛。”


“真是的……啊,我說到哪兒了。哦,對了,剛孵出來的尊,你都沒法想像……我簡直懷疑就算放著他不管他也能把那些壞傢伙全燒成炭。真的。從頭到尾巴尖兒最多只有我的一條手臂那麼長,還不太會飛,總是橫衝直撞,差不多把我藏著他的屋裡一切能撞壞的東西全都毀了。更要命的是,人吃的東西他根本聞都不聞。我焦頭爛額,就怕他會餓死。哦,對了,他也不吃人。說是乾巴巴的沒嚼頭,還有點臭。”


“後來?很簡單。要感謝我那些紅了眼要除掉我的老親戚們。他們覺得沒有子嗣的叔父會把城堡傳給我,所以收買了一大堆魔物來對付我——正好解決了尊的糧食問題。”


“誒,你幹嘛一副沒胃口的樣子?啊,其實我也是後來才知道龍的食譜的。那個時候對龍的研究沒有現在多,龍的生活對人類來說始終很神秘——事實上,越強大的魔物越有利於成長。那些傢伙花了重金,大概後悔死了。”


“雖然暫時性地得到了喘息的機會,但我並沒有感到喜悅。我被視為異族。承受著來自同胞同族的畏懼和厭惡。”


“但奇怪的是……不同以往地,我不再感到孤單無助了。我想是因為我和他在一起。雖然我們那時候語言不通、相處時諸多矛盾,他每天都對我吼,對我呼嚕,還咬我,撩掉我好幾撮頭髮,還燒了我好幾件最喜歡的衣服……但我明白我們是彼此需要的。”


“我是從那時候開始大量鑽研魔法的。那時因為怕我獲取更多反抗的機會,家族的圖書館是禁止我進入的,但叔父在病床上偷偷告訴了我圖書館藏匿暗道的所在——他可不是老糊塗。”


“在人類的肉體能承受的限度之內,可以用魔法力量做到的事情還是有不少。比如,不使用任何一種文字化的語言,僅僅用思維和另一個種族溝通——這很好地解決了我和尊的交流問題,而且還是百分之一百保密的。”


“對了,順便說,在那種魔法起效用之後,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:‘就那點兒怎麼夠吃’。然後就拖著我去城外的黑森林裡狩獵了。”


“要我說,他實在是任性、野蠻、不講道理、衝動極了,當然到現在也沒有甚麼太大的改善——”


“但那時,我真心地覺得,我願意為他交付一切。”


“或許因為他也是一個被不自願的命運給束縛住的生命?或許是我自大得想要救他……”


“這個想法,直到現在看來,也還是很自大啊。”


說到這裡,他再一次顯露出了那種苦澀的、好像在淡淡嘲弄著自己的笑容。


“既不是真正不朽的龍,也不再是能夠輕易消逝的人類,這就是我自己選擇的——”


他低頭看向自己的手心。


“人類曾經把這叫做甚麼來著?啊……命運,是吧。”


隨著他的目光,在他抬起的手掌中央,奇妙的光芒透過皮膚,隨著脈搏有規律地閃爍著,不是人類的智慧能夠製造的任何一樣東西。


那是他作為龍的契約者所履行的承諾,和作為『鞘』所守護著的『劍』。


那是——以被詛咒的形態存活著的龍的心臟,世上最灼熱最純淨的火焰,所散發出來的耀眼光芒。


也是,最初作為一個僅靠平凡肉體呼吸的人類的草薙出雲,和龍的王,緊緊連結在一起的生命。






  


//火焰城堡.END.






评论

热度(54)

  1. 补给站無憂國 转载了此文字